城投运营 投融管理
返回首页

增强银行业绿色金融业务发展的可持续性

时间:2019-04-30 08:21编辑:admin 来源: 阅读:933 评论:0条

近年来,我国绿色金融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银行业金融机构是推进绿色金融发展的市场主体,研究表明,绿色信贷对高污染企业具有显著的融资惩罚效应和投资抑制效应,有利于促进经济转型升级。2018年我国本外币绿色贷款增加1.13万亿元,占同期企业及其他单位贷款增量的14.2%,年末余额8.23万亿元,同比增长16%,占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4.1%。当年我国贴标绿色债券发行量达到2826亿元,同比增长12%,继续领跑全球绿色债市场。从机构看,银行业为主的金融机构连续三年成为绿色债券的最大发行人;从发行市场看,近75%和73%的国内绿色债券通过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和交易。同时,由于我国绿色金融政策体系尚不健全,银行业机构也存在内生动力不足问题,制约了绿色金融业务的持续深入发展。应以银行机构为着力点持续推进改善绿色金融发展环境,采取推进银行绿色信贷业绩评价管理、完善绿色项目统一标准体系、推进绿色发展领域体制机制创新、发挥地方政府主导作用等措施,增强银行绿色金融业务发展的可持续性。

银行机构绿色金融业务发展面临的问题

(一)绿色金融法规欠缺,银行内控体系有待健全。我国尚未发布有关绿色金融的管理法规,现行制度以规范性文件为主。如银监会2012年印发《绿色信贷指引》,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从战略高度推进绿色信贷,加大对绿色、低碳、循环经济的支持,从组织管理、政策制度及能力建设、流程管理、内控管理与信息披露等方面完善相关信贷政策制度和流程管理,建立环境和社会风险管理体系,有效识别、计量、监测、控制信贷业务活动中的环境和社会风险。人民银行2018年实施《绿色贷款专项统计制度》,对绿色贷款专项统计实施管理引导,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具备数据质量管理机制或确保数据准确可靠并经人民银行确认后方可申报绿色贷款专项统计数据。同时,人民银行启动对法人银行绿色信贷业绩评价工作,并将绿色信贷绩效和绿色债券创新情况纳入MPA考核。相关制度文件对银行开展绿色信贷业务指导性较强,而强制执行性不足,银行缺乏绿色金融法规约束和利益激励,部分银行机构虽然提出遵循绿色发展理念,但从内控体系有效性角度审视,相关措施的具体性和约束性不足,如未发布体现本行绿色发展义务的内部控制文件,未提出发展绿色业务的目标、措施,未明确承担绿色合规性审查的责任人员、责任部门,信贷政策对落实环境与社会风险管理责任的具体要求体现不足,银行机构因向环境污染高风险企业提供融资而被司法判决承担连带环境破坏责任的案件时有发生,银行机构自身活动中未明显突出绿色低碳目标,仅少数银行按年度主动披露履行环境义务的社会责任报告。

(二)专业人才缺乏,绿色金融业务发展不平衡。我国绿色金融通用标准体系尚未健全,现有绿色金融制度体系难以对银行机构识别绿色项目和绿色企业提供充足的操作性指导,同时,提供绿色项目评估服务的第三方机构数量不足,绿色信息不对称问题较为突出,银行机构开展绿色信贷业务过程中,绿色项目的识别和标准适用及项目财务可持续性评估等对银行信贷人员专业能力要求较高,而地方中小银行普遍缺乏相关专业人才,难以有效实施绿色信贷项目的识别、标记和绩效考核,导致银行开展绿色项目储备的动力不足,部分小型法人银行未能开展绿色金融业务。从绿色信贷业务总量和法人机构分布情况看,绿色信贷业务总量占社会融资规模余额的比重仍然较低,绿色信贷业务银行间分布不均衡,截至2017年末,五大国有银行绿色信贷占比达55%,地方中小银行占比不足30%。部分地方小型银行不具备全面执行绿色信贷统计的技术条件,绿色信贷业务存量小、增量变动偶然性较大,申报绿色信贷统计的主动性不强、准确度不高。

(三)产品创新不足,绿色信贷决策未形成标准化流程。当前,我国除部分试点地区开展绿色金融改革探索外,尚未形成成熟的绿色金融产权要素交易市场,银行机构难以环境权益要素创设授信融资产品,未形成国家标准绿色项目数据库,且绿色项目往往存在投资期长、收益率较低、融资成本不具明显优势等特点,银行机构对绿色项目提供的信贷融资仍主要以传统的抵质押方式为主,较难获得银行长期授信。从银行信贷政策和信贷决策流程看,除个别银行建立了独立的绿色项目识别和信贷标准(如赤道银行原则)外,大部分银行未建立自身绿色项目的银行信贷标准,也未根据现行绿色产业目录、绿色信贷统计标准研究相应的项目识别和融资标准,在信贷项目储备、信贷调查、贷后审查等环节未主动适用相关标准要求,现有信贷流程中未明确体现绿色化评估环节对信贷决策的影响,项目自身风险和外部风险补偿政策对银行信贷决策影响较大。

推动银行绿色金融业务发展的政策建议

(一)尽快建立绿色金融标准体系。建立绿色金融标准体系的目标是建立国内统一、国际认同、清晰可执行的绿色金融标准,为行业规范发展提供明确的指向和依据。应按照急用先行的原则,优先建立健全全国通用基础标准、统计与信息共享标准等。通用基础标准方面,2019年3月国家发改委联合七部委发布了《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以下简称《目录》),下一步,六大产业的主管部门应尽快以此为基准,研究制定更加细化的绿色项目标准,统一绿色债券发行认定标准,对项目按照《目录》范围进行评估、赋值和贴标,为建立国家绿色项目库提供基础技术标准。统计与信息共享标准方面,一是应以《目录》范围为准对《绿色信贷统计制度》的统计范围进行相应调整;二是完善绿色金融统计制度,建立统一的绿色保险、绿色基金、绿色投资统计标准,为绿色金融产品的融合发展和风险监测提供基础条件。

(二)加大力度推进绿色发展领域的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一是应推进政府公共信息公开,将发改、经信等部门掌握的绿色产业项目、环保部门形成的企业环保执法和评价信息纳入公开范围,建立向社会公众、金融机构无偿开放的社会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完善环保失信企业联合惩戒机制,同时将企业环保奖惩情况纳入金融征信系统,促进信贷资源更多向绿色项目配置。二是建立对绿色项目的大数据管理机制,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对行政区域内的绿色项目由该区域行政主管部门认定并纳入绿色项目数据库,有利于提高金融机构对接项目融资的进度。三是强化对金融机构的信息披露要求,如要求银行按年度开展环境与社会风险自评估并公开评估结果。四是完善激励机制,增加银行体系绿色信贷资金来源,如根据绿色项目评估等级实施差异化银行绿色资产风险权重制度;对满足特定绿色信贷业绩评价要求的法人银行机构实施绿色信贷再贷款支持等制度安排。

(三)有序推进对银行绿色金融发展业绩的评价管理。一是不断完善银行绿色信贷业绩评价制度,适当提高对银行绿色内控制度体系健全性、有效性等定性评价的权重;二是在将绿色信贷业绩评价结果纳入MPA考核的基础上,有序提升评价结果在考核体系中的权重;三是根据银行金融业务多样性程度,逐步将银行从事的非信贷类绿色业务、银行自身绿色表现等因子纳入评价体系,将绿色信贷评价最终发展为银行绿色发展评价。金融管理部门通过持续开展扩面增量的绿色金融发展管理和评价,可引导银行从完善发展绿色金融的基础机制入手,推动银行将绿色发展理念融入企业愿景、发展战略、信贷文化、政策制度、管理流程、产品服务等各个环节,并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绿色金融长效发展机制。

(四)在绿色金融创新发展方面地方政府可发挥推进作用。“自下而上”开展改革探索是我国发展绿色金融的创新性举措,地方政府应进一步发挥在区域绿色金融改革创新中的主导地位,可明确地方金融主管部门在落实绿色发展理念、制定地区绿色金融发展规划、协调职能部门推进绿色发展体制机制改革、联合中央金融主管部门推动绿色金融产品创新等方面牵头开展以下工作:一是牵头有关部门摸清本地绿色发展的项目基础和绿色风险情况,找准绿色金融的“发力点”,在涉农涉海经营权、排污权、碳排放、水资源及生态旅游等环境权益赋权和搭建交易平台方面加快改革探索;二是协调推进绿色项目信息共享,健全绿色信用体系,联合建立绿色金融风险监测和防控体系;三是完善针对绿色金融的政策激励、担保增信措施,将银行机构绿色金融业务发展情况纳入政府对金融机构年度发展目标绩效考核范围。

作者: 邹德志  来源:金融时报

 




------分隔线----------------------------
相关文章
热点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