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投运营 投融管理
返回首页

深化金融业开放再提速 新一波举措待落地

时间:2019-07-03 17:06编辑:admin 来源: 阅读:393 评论:0条

金融业对外开放进程再次按下“加速键”。7月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席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并发表特别致辞时表示,中国将坚定不移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致力于发展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我们将深化制造业开放,深化金融等现代服务业开放,稳步推进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一步自主降低关税总水平,完善对外开放法律法规体系,更大力度保护知识产权。中国对外商投资的开放度、透明度、可预期性会越来越高,整体投资环境会越来越好。

业内分析指出,金融业对外开放利于增加有效金融供给,优化资源配置效率,更好地满足实体经济差异化、个性化的金融服务需求;并促进制度规则的建立健全,完善金融制度供给。金融业开放的深化,将对国际资本产生持续而强劲的吸引力,促进跨境资金的持续净流入。

金融业对外开放全面开花

去年以来,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驶入快车道,银行业、保险业、证券业等多个子领域在对外开放方面“全面开花”。

从去年4月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宣布了总计11项金融开放措施和时间表,到银保监会同时期公布15条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举措,再到今年5月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透露近期拟推出12条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新举措,以及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6月的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宣布进一步扩大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9项政策措施,金融管理部门本着“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的原则,持续推动金融业对外开放亮真招,出实招。

目前,我国在外资金融机构市场准入、股东资质、业务范围、牌照数量、持股比例等多方面持续“松绑”,努力构建内外资公平一致的市场环境。在银行业保险业领域,继2018年批准7家外资银行和保险法人机构设立申请后,银保监会近期又批准多项市场准入和经营地域拓展申请,包括中英合资恒安标准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筹建首家外资养老保险公司恒安标准养老保险有限责任公司、美国安达集团增持华泰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德国安联筹建安联(中国)保险控股有限公司、香港友邦保险公司参与跨京津冀区域保险经营试点等。2019年以来,银保监会还批准了近十余项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筹建省级分支机构申请。此外,截至3月底,批准外资银行、保险机构增加注册资本或营运资金共计108.72亿元。

证券业对外开放的成果同样喜人。大幅放宽证券基金期货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政策落地实施,已有3家外资控股证券公司获批设;沪深港通机制持续优化,国际知名指数不断提高A股纳入比例,大幅提升QFII/RQFII总额度,境外机构投资者持续增加对A股的配置,多家国际知名财富管理机构登记成为外商独资私募基金管理人,中日ETF互通产品正陆续落地;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上市一年多来,境外投资者开户数稳步增加,铁矿石期货、PTA期货境外参与者稳步增加。

在债券市场,中国债券今年4月起正式纳入国际三大主要债券指数之一的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富时罗素公司预计将于今年9月正式对外公布是否将中国债券纳入富时世界国债指数。国际三大评级公司之一的标普公司正式获准进入中国开展信用评级业务。

我国金融业持续推进的对外开放,吸引着外资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国,参与国内经济的发展。根据国家外汇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488亿美元,跨境资本持续净流入。中债登的数据则显示,5月末境外机构债券托管余额超1.6万亿元,连续6个月增持,并创年内单月最大增持规模。

种种数据表明,投资中国对外资来说始终具有较强吸引力。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和金融体系正在形成红利共振,未来20年间有望对国际资本产生持续而强劲的吸引力。金融市场的多层次建设和多渠道开放,将增强对外部风险的抵御能力。中国金融体系的稳步改革,将在未来形成显著的“稳定器”作用。

新一波金融业

开放举措待落地

金融业被普遍看作是竞争性服务行业,竞争性行业深化改革开放,将利于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和市场竞争力。易纲就曾表示,过去中国开放的经验表明,凡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领域,竞争力都变得更强,提供的服务也更优质,而未开放的领域效率相对要低一些。所以金融业开放对中国是有利的,对中国人民尤其有利,这将允许内资外资金融机构在华竞争,提供更好的服务,从而提高金融市场的效率。

在上述已经完成和正在进行的金融业开放举措基础上,还有一波新的开放举措值得期待。今年5月初,郭树清公布了银保监会拟推出的12条对外开放新措施。银保监会近日还特别“点名”欢迎信用评级、财富管理、专业保理、消费金融、养老保险、健康保险六类具有特色和专长的外资机构进入中国。

资本市场也将有9项进一步对外开放举措出台,包括推动修订QFII/RQFII制度规则;允许合资证券和基金管理公司的境外股东实现“一参一控”;合理设置综合类证券公司控股股东的净资产要求;放宽外资银行在华从事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的准入限制;全面推开H股“全流通”改革;持续加大期货市场开放力度,扩大特定品种范围;放开外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管理的私募产品参与港股通交易的限制;扩大交易所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研究制定交易所熊猫债管理办法。

不过,在强调金融业扩大开放的同时,监管能力和强度也要进一步增强。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认为,从政治安全的角度看,需要树立总体的金融安全观,使政治稳定有一个基础性的保证。中国金融业的改革开放是大势所趋、势在必行,但不能盲目地进行改革开放,否则容易引发经济危机,拉美地区、日本和俄罗斯在过去的金融业对外开放过程中都出现过类似问题。因此,我国金融改革开放(包括汇率改革、利率改革、资本市场改革等)必须要有合理次序。

郭树清近期也强调,金融管理部门今后将更加注重专业性、审慎性、稳定性,建立和完善以资本、偿付能力、流动性、资产分类、公司治理、内部控制、市场声誉、合规记录、过往业绩等为主要内容的全面风险监管体系。同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和行为监管,通过现场检查和非现场监管等手段揭示风险,发现问题,采取措施予以纠正。对于严重违法违规、不审慎经营的机构,将依法予以严惩直至市场退出。

作者:孙璐璐  来源:证券时报

 




------分隔线----------------------------
相关文章
热点专题